分湖美丽传说

分湖美丽传说

图片 1

图片 2

统观黎里古镇的堂名,有标示祖上籍贯、荣耀及发迹渊源的,有显示自身品德操守的,更多的则是为激励家族兴旺而发,也有追求平安,乃至回归自然平淡的。

图片 3

东方网记者王泳婷3月6日报道:6日上午,在吴江汾湖高新区黎里旅游集散中心,两条沪苏浙三地的跨省公交专线正式开行,极大缩短了三地居民和来往游客往返于三地间的时间。其中一条是7618路公交专线,往返于江苏吴江黎里镇旅游集散中心、东方绿舟站;另一条是7619路公交专线,往返于黎里旅游集散中心、西塘古镇停车场。票价均为5元。

我沿浦南路南行,观赏芦墟热闹的街景。今天是双休日,街上青年人占了多数。芦墟有大量五湖四海涌来的打工仔,商业街上流行的当然是夹带着各地口音的普通话。一些店员在店铺外叫卖时髦的“便宜货”,货摊周围人头济济;树荫蔽天的人行道上乱七八糟地停满各式摩托车和电动车;路边则随意停放着各式私人小汽车;有些商店仍旧沿用开足高音喇叭的过时方式招徕生意,激情汹汹的迪斯科音乐在街道上空恣意传播,震耳欲聋;一条跨路横幅写着醒目标语:“本镇第一家乐购超市即将开业”,告示芦墟的商业活力已受商业大鳄关注和沾染。芦墟电影院看上去还是像老旧的大礼堂。

然后坐上去大约1里路来到了红顶度假村门口,

在首班7618路公交专线上,记者采访到一位家住青浦金泽的徐先生,他与住在吴江盛泽的女儿相隔两地,今天他从吴江回青浦,“以前要连换三辆公交车、花一个半小时才能到,现在25分钟就能到了,况且手机还能扫码支付,真的是方便太多了!”徐先生连连称赞7618路公交专线对他出行的便利。

整个园子里,除儿童乐园比较忙碌,诺大地方,笔者竟只看到一对父女在九曲桥上摄影留念,一位母亲领着幼女在堤上眺望分湖,三个女中学生在南端假山嬉戏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天下第一游客:韦金勇

图片 7

游罢芦墟,又一次跨过芦墟大桥,在桥北的浦北路口乘上306路公交,开始黎里之行。

图片 8

图片说明:7619路公交专线路线示意图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说明:乘客乘坐7618路公交专线

莘塔,古名孙塔。清康熙年间,此地因文采有名,遂改为“莘塔”(取“莘莘学子”之意,莘塔方言中“莘”字读音与“孙”相同)。苏州历史悠久,辖区之地名多沿用古名,有些生僻用字之读音常常让人拿捏不准,莘读”shen”、厍读”she”、埭读“dai”,稍有不慎,即读成别字。呵呵。

一边观赏老镇新景,一边在等候去金泽商塌方向的班车。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开行的两条跨省公交线路均支持手机扫码支付功能,乘客可以通过各主流移动支付方式,扫乘车码就能便捷支付,往来三地只需手机扫码,便能说走就走。

观音桥下,有几位花甲人士在喝茶闲聊。我上前打过招呼,向他们打探西栅“怀德堂”所在方向。

过了申湖桥,没走多少路,即看到汾湖307路,

图片说明:吴江省际毗邻公交线路汇总

市河北端有观音桥,这是镇上仅存的古石桥,单孔拱形,始建年代已无法考证,只知乾隆三十五年重修过一次。有趣的是该桥的北侧石缝里,竟横着生出一棵古石榴树!这石榴树可谓根深叶茂,老根如虬爪紧攀桥石,翠绿的叶丛间石榴花如一颗颗红宝石,一朵朵红色火苗般闪烁着。我猛想起去年曾在安亭老街的一座古桥上也看到过一棵石缝里生长的古石榴树,不由为石榴树顽强的生命力肃然起敬。也骤然明白了石榴为什麽以石命名的缘由。

图片 11

图片说明:7618路公交专线路线示意图

黎里的范围现在扩展得很大,从芦墟开出不久,分湖边上就出现一个叫黎里的车站,让我好一阵疑惑;实际上,从芦墟大桥到新建的黎里东大桥要有10公里,黎里东大桥离开黎里的老镇区还有5公里。我不得不向后座一位带小孩的女士请教到“黎里老街”应该乘到哪一站下?她建议我在人民中路下。

图片 12

两条新增跨省公交专线的开行既满足了毗邻地区群众往来三地出行的需求,也为区域迎来更多旅客人潮提供了更为优质的旅客运输保障。同时,随着两条跨省公交专线的开行,也标志着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省际互联互通迈入新阶段。

公园的湖里,今年种了贴水面蔓延的文静的睡莲,而不是蓬勃向上、大叶招摇的荷花。莲湖之南浅水处,青葭丛丛、水草蓠蓠,一派湿地风光。

话说回来,我到芦墟以后,只见街上告示写道,黎里镇芦墟社区什么的,好奇怪啊,本来芦墟镇蛮好的,后来将北厍、金家坝、莘塔、芦墟四镇合一,叫汾湖经济开发区。现在又出来个黎里镇,中国人有很多就喜欢玩文字游戏,实事做得不多,比如芦墟老镇有很好的河网格局,稍加整理,完全可以成为中国很有特色的水乡古镇,但管事的人却到处在周边茫茫农田里搞城镇化,一栋栋兵营拔地而起,少有人居住,老镇却破烂不堪。

7619路公交专线,往返于黎里旅游集散中心和西塘古镇停车场间,单向运行里程约19公里,运行时长约30分钟,沿途停靠黎里旅游集散中心、施家港南、史北钢材市场、汾湖社区、陶庄路口、洪溪路口、西塘古镇停车场。两条公交专线票价均为5元。

图片 13

图片 14

本次开行的跨省公交线路中,7618路公交专线,往返于黎里旅游集散中心和位于青浦的东方绿舟站间,单向运行里程约35公里,运行时长约50分钟,沿途停靠黎里旅游集散中心、黎星、浦北路口、318芦墟大桥东、318汾湖大道、金泽汽车站、沪青平公路培爱路、东方绿舟站。

是的,老黎里的市河还在,水也清,堤岸依旧;那水埠头仍在为黎里人的洗涤服务;古石桥经过修复也说得过去;柳亚子故居是中国著名的名人纪念馆;杂乱的旧屋群中毕竟还隐藏着叫得出名字的古厅堂;还有几处古旧宗教场所。但这些建筑虽值得保护修缮,却不值得打广告招徕旅游生意。要得到“古镇”的名号,专家认为必须要有大片明清民居为核心。想想也是,许多集镇早已古味荡然,面目全非,称老街尚可,复古则大可不必。黎里镇现在扩展得如此之大,尽快抢修保留一条老街以能时时回味历史是当务之急,但非要大兴土木去恢复明清古镇原貌则请省省吧!无论黎里老街或是芦墟老街,都无法与同里周庄争夺游客的眼球和钱包,只适合部分怀旧人士心血来潮的零星光顾。这也是旅行社至今没有大举进军分湖的重要原因。总之,纯商业性开发“黎里古镇”划不来,还是保护性修缮老街为合理。再说,黎里毕竟是黎里人的黎里,一条安静亲切的典雅老街应是老黎里人现实的“梦里故乡”、或新黎里人想要的“外婆的黎里老街”。我十分钦佩北方的一些小城镇,譬如蔚县祁县等,它们都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文物古迹比比皆是。但它们对于轰轰烈烈的商业开发都不置一词,甚至非常漠视。因为它们深知一旦被商业化“开发”了,原来因为沉默不作声而得以庇护的自然生态环境和古物就再也不得安生了!

图片 15

家住江苏吴江黎里的李先生,是7618路公交专线开行后的第一位乘客,“我今天要去太原出差,坐这班车到东方绿舟再转17号线去虹桥火车站。”李先生告诉记者,原先去虹桥火车站都是在黎里镇旅游集散中心坐长途汽车到上海长途汽车站,再转地铁到虹桥火车站,路上要花费35元、耗时两个多小时,现在时间缩短了一半,价格也实惠许多,仅需11元。

西眺分湖,水面灰茫茫的,空中也不见鸟儿回翔。分湖本说不上十分壮阔,再被许多养鱼的网栅凌乱切割,更显支离破碎,难道这就是赵孟頫画中的美如仙境的分湖?极目之处,远方湖畔树荫后是工厂的高大轮廓线,而非“隐约的远山”。所谓“水村”,左边就近倒有一座,且是真正伫立在湖面上的渔村,但无竹林围绕。上海著名文史掌故作家郑逸梅在《南社丛谈》中赞美曰:“俯临汾湖,仲秋尽染,芦苇萧瑟,烟水苍茫,几叠远岑,隐约如画。”其中的“几叠远岑”显然也是照葫芦画瓢的扯淡。而湖泊的养殖利用和旅游风光开发,两者之间亦存在着利益矛盾。大者如太湖,鱼蟹养殖场曾搞得浩淼美丽的太湖十八弯水域发臭发绿,前几年曾震动了无锡市。

没10分钟,车到了荡东路口。我在那等汾湖307路。汾湖307路从吴江芦墟大桥西头的新友花苑站开出,过去终点站就设在属上海的荡东路口上海公交站头旁,是全国省际公交零换乘的典范。也是上海同周边公交换乘最方便的线路和站点。我从沪商线下车后等汾湖307路,等啊等,等了半小时也没等来,后来过来一个行人告诉我,汾湖307路已被上海人赶回去了,上海人不让它设在上海地域。知此,我感到上海人现心胸变得怎么这样狭小。

图片 16

图片 17

话说回来,那时当兵比现在辛苦,白天训练场上流大汗,隔壁做工的几点上班几点下班,我们也一样,一分一秒也不少,盛夏暴阳下练刺杀,寒冬冰天雪地学站走。闲时也不停,也没闲,大家争抢农田活或者寻做份外事,月底年底评功受奖有事迹。除了训练较辛苦,上岗也辛苦,一个班一个岗位,24小时全班各人轮流排,11个人(班长一般不上固定岗,带班和巡岗)每人每次2小时,很快就轮上了。白天上岗晚上也得上岗,班里经常遇到有人探亲或生病或住院或参加上级集训比赛等,一个班常常只有5、6人,但岗位上不能缺人,一般每人一天摊到2次,有时一夜里得摊上2次上岗。你知道晚上2班岗什么概念?深夜熟睡叫起去换岗,回来后刚倒下睡熟,又被叫醒,回来后刚脱了衣服躺下,天已经亮了。除了夏天上岗蛮辛苦,冬天上岗更辛苦,上岗是去很遥远处的岗楼,过去的天气比现在寒冷,南京的天气比上海寒冷,冬天一般都是零下5、6度,深夜有时顶着寒风,有时淋着雨雪,路上漆黑黑的,还得小心,上岗时也得小心,因为我们当的兵就是现在的武警,100来个兵要看押2000多个犯人(当然还有一些看管干部),还有2000多个刑满后自愿留厂人员在周边生活。一是防心怀不满的伺机报复;二是防犯人逃脱,什么时候哪个岗位犯人逃脱的,谁上的岗就处分谁,没有第二句话的。不过一切一切的辛苦,我们当兵都很坦荡都很自豪,因为这是我们当兵的责任。虽然每个月只有7元钱的收入,我们依然坦荡和自豪,没有当兵的辛苦,哪有千万国民的安宁?想到此,也联想到我们现在成千上万的基层官兵,他们确实很辛苦,全国民众要给与理解,给与关爱,向全国的军人给以更多的荣耀!

图片 18

黎里八大姓之首的周家,始祖周元理,位居乾隆时代工部尚书,在任期间,一连得到乾隆赐写的13个“福”字,告老回乡时,选出了9个“福”字,制成匾额悬挂于大厅上,无锡大学士嵇璜又赠予了一块匾额“赐福堂”,于是赐福堂就成了黎里周家的堂名,遐迩闻名。赐福堂一直是周氏一脉的荣耀。

本来约好22日上午我们集体坐自驾车去红顶,由于上午要看望母亲,所以我只能下午单独去红顶。下午我离开家坐地铁9号线换11号线再换2号线到徐泾东,然后坐朱徐线到朱家角的沪青平公路珠溪路口,

图片说明:两条沪苏浙三地的跨省公交专线正式开行

十里风光全带水

约下午3时我见到了多年相好的老战友。大家问寒问暖,关切近况。

分湖就在上海青浦西隔壁,交通非常方便,沪渝高速和318国道平行通过建立不久的汾湖开发区。这个曾催生元代两大画家、历代文人骚客云集、弥漫着浓厚书香气息、曾让皇帝心动的湖泊,想必自有它独特的迷人魅力。于是,在六月初的一天,我兴冲冲动身前往,一探究竟。

我们战友中有一位朱战友,比我们大1、2岁,但见多识广,我们尊称他为“老班长”。这天“老班长”特意从家里把他收藏多年的普洱茶泡给我们喝,同样是茶叶,“老班长”的茶叶就是不一样,同样是泡茶,“老班长”泡的茶就是不一样。

一园景色半临湖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以下摘录自李海珉先生的博客,其文字详实而饶有趣味,犹如一篇精辟的黎里简史,值得一读:

到了门口,我感到江苏人比上海人气量大,红顶度假村是上海有关部门办的,但地段在江苏,人家还是蛮照顾的。

到芦墟,不到分湖公园,那你算是白来了。

商塌原来是青浦的一个镇,现合并给了金泽。苏州荡东在沪青平公路金商公路大观园路口去商塌的半路上。很快我到了金商公路大观园路口,跳下车后正好有一辆沪商线开来。

图片 22

当晚我们在红顶用的晚餐,并品尝了淀山湖的大闸蟹,味道不亚于阳澄湖奥。当然这要归功于我们中间在三友公司工作的倪战友了,这一切都是他安排操劳的。

在汽车上,可以遥见分湖南岸云台寺的高高殿宇。据传说,最早那里有一座小英庙,是古代分湖人民为纪念一位在湖堤堵决时献身的少女小英而建。后来,又传有一位钦慕小英姑娘的青年田郎,因此而削发为僧,在湖畔寺中终身相伴。可见得,天下为公的美德,中国自古已有,而且,对为人民大众献身的英雄,人民一直是敬仰,甚至建庙年年祭祀的。而纯洁的情感流露,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七点四十分,我乘坐的大巴开出了上海虹桥枢纽长途汽车站,沿着高速公路直向吴江汾湖开发区风驰电掣而去。车上仅坐了十一个旅客,大多是去汾湖打工的青年,也有上车就不断打手机的几个老女人,通话中不断透露关于楼盘开张,房产价格的信息,也许是去看房的炒楼客吧。快到汾湖时,路旁的广告标语也印证了这个猜测:“错过了昆山花桥,请不要再错过吴江汾湖!”呵呵!难道汾湖也成了沪人栖息的宝地之一?虽说目前一类大城市房价高得离谱,但既有的“调控”仍无法打压高房价,除了被列入所谓“刚性需求”的无奈小市民,仍有博弈之徒敢于冒险刀口舔血,到处寻觅炒房发财之机。

图片 26

由此也想到,赵孟頫画中的远山,只是牵强附会。毕竟,苏州太湖及湖畔那些低矮小山,离此最近的也有五六十里,不可能看得见的。至于那些湖中“水村”,亦是画家心中意境之物。按图索骥的乾隆如真的到了分湖,眼前恐怕除了茫茫芦荡,至多惊起一群鸿雁。清朝时,尚没有太浦河,要从大运河进入分湖得通过许多小河港汊,航程极其曲折。可能谙熟当地景象的地方官为了不让皇帝扫兴,也少招徕些专门为弯曲复杂的河道港汊疏浚通航的麻烦,就借“反清的吴日生余部”吓退了皇帝的庞大龙船队伍。
要让分湖像《水村图》一样美,必须懂得“点缀”之道。其中的山,是非有不可的。没有山的曲线,就衬托不出湖的妩媚。其实,要有山也不难,当初,“开了北海,就有了景山”。只要利用工程建筑的垃圾、河湖疏浚的泥沙“造山”,即是目前可行的机会。连“湖中水村”,亦是可造之境。此外,还得吴江和嘉善两家联手合拍,共兴分湖;而非延续2500年旧例,江浙“分湖而治”,各打算盘。而那种竭泽而渔、填湖造地的短视蠢举,则应断然反对。
分湖公园的主要建筑是凌波阁,也称芦墟山歌馆,里面陈列有芦墟的山歌文物资料,可惜铁将军锁门,只能隔窗偷窥。阁前水泥砌成的九曲桥名曰“映虹桥”。公园西南角有望湖亭,有水村图居。水村图居里设有茶座,颇显悠逸风雅。芦墟的草根文人雅士想必常常在园中聚会唱和。

我沿着周湖线公路往芦墟方向走去,没走多少路即看到申湖桥,在桥上四周远望,湖荡茫茫,船菜馆多多,更多地则是渔家乐,有钓鱼的有抓蟹的。

分湖西端北岸,有一个小村落叫叶家埭,明清时,先后出了二十七个举人进士。传说,村上曾有十三对半旗杆(古制:中举方可立旗杆),每当升旗,猎猎旗旌,可以映红半边分湖。叶家埭有个午梦堂,主人叶绍袁是明末名士,“一门皆才子才女”,一部午梦堂全集,当年多少人曾为之倾倒。内中有著名才女叶小鸾,其一篇小品《分湖石记》,至今读来烩灸人口,入选中学课本。文中一些有关分湖石的来历和奇特记述,对于太湖石的分布和地质形成颇有参考。近年有些青年学人开始对叶家埭午梦堂文学现象进行深入研究,这显然是对分湖古文化遗产的重新审视和发掘。比较有名的如《分堤吊梦》。

说起湖商,人们印象不深,只知道晋商、徽商,其实湖商很了不起,对中国的近代史影响很大,蒋介石打江山依靠的就是湖商势力。

公园临分湖,却又自家有湖,且占了公园面积的一大半。我推测,当初建园,是在分湖上筑了一道堤,就此形成目前的含湖公园。小小园门倒是古色古香,门联云:

道别了芦墟老友,仍坐307路回到了荡东红顶,再与战友相会。

图片 27

图片 28

(芦墟市河两岸的过街楼和廊棚)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黎里,同其他江南古镇一样,人口多数是南宋以及元代从北方迁徙过来的。南迁移民为了铭记祖先,他们所取的堂名好多同籍贯相关。黎里蒯氏一族,从湖北襄阳迁来,堂名就叫“襄阳堂”。

过了半小时,有青金线来了,是青浦开往金泽镇的,它虽然去金泽,但先坐上去再说,到金商公路大观园路口再换去商塌方向的班车。

“如果你找镇上人,只要讲得出名字,我们全都认识,都可以带你上门的。但这怀德堂,还真是第一次听到。”他们遗憾地表白。

图片 32

“咳,什麽名胜古迹也没有,平时没有人去莘塔玩的。噢,大概只有康力电梯厂那座试验塔比较有名。”他笑着善意地劝阻。我想起来,大巴刚进汾湖开发区时,的确看到过路边有一家规模颇大的电梯厂和它的高高试验塔。那还是一家在证券市场挂牌交易的上市公司。

2015.2.1

这幅画的魅力,可以从清朝乾隆皇帝说起。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曾多次想调转船头,将龙船开到分湖去,像文人墨客那样痛快地畅游一番,去寻访心仪已久的“分湖水村”。因为赵孟頫笔下的水村,实在是太美了。

在小镇旁的古村里我们还认识了一个大姐,她姓沈,是上海知青自找出路,在自己老家上山下乡的。我叫她倩姐,说她姐,其实岁数也不大,主要是她大家闺秀,知书达礼,还读过很多中外小说,知道得很多。她经常请我这个毛小孩到她家里去玩,因为我在我们船队里是最喜欢和最会讲古今中外各种知识的,我也喜欢去她那,因为她长得美,又会打扮,而且从她那里学到了解许多。后来我回到了农场,又去南京、昆明当兵,就长久不联系了。时到本世纪初,我去湖州游玩,专门到八里店看看她,到那时过境迁,镇也变了村也变了,一切自然美的都远远消失了。当然倩姐也找不到了,听当地人介绍,她是上海著名的蝴蝶牌缝纫机厂老板的大小姐,早在改革开放初期就去了美国,现在近况如何谁也不知道。我只得悻悻地回了家。

图片 33

中午我们在申湖桥边的龙升船菜馆用餐,大家又美美地尝了一次蟹鲜,餐后我坐倪战友的车沿沪青平高速会到了市区回到了家。结束了战友相聚,苏州荡东二日游活动。

汽车终于在318国道的一个三叉路口掉头南拐,进入繁荣的黎里镇区。越过太浦河上的老黎里大桥,即进黎里镇的主要商业街浒泾南路。黎里长途汽车站就在桥南,与芦墟汽车站一样,里外挤着一簇簇人群,乱哄哄的红色电三轮随意停在路边等客。再向南500米,左转,就停在商店林立的人民中路上。
初来乍到的我下了车,犹豫着,是否还需要转车麽?一位爽朗的黎里女士笑着用软软糯糯的苏州话解答了我的疑惑:“你就顺着这条浒泾南路一直朝南走好了,老街不远的。不消5分钟,就可到黎新桥。黎里老街就在桥的东西两面。老街从东到西就三里。柳亚子在东街,去城隍庙则朝西走。别看现在的黎里老老大,过去的老镇是小来西的。”

确实上海郊区的环境美多了,山清水秀的,不过我还是一句老话,视觉美不等于生态美,往往一些生态状态是肉眼看不见的,如湖边小浜的水能不能喝,田地里的土有没有被污染。

公园在镇的西边,分湖滩上。传说中,分湖四周著名的古景观有:“蒲滩鸳浴”、“平湖书院”、“胥滩古渡”、“朱桥牧笛”、“汾埂渔舟”、“巡楼更韵”、“泗洲晓钟”、“汾泽龙潭”。现今尚存的,眼前仅一二而已。即只有“胥滩古渡”、“汾埂渔舟”可以联想拼接。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八点二十分刚过,巴士已停在汾湖开发区芦莘大道上的临沪汽车客运站。我这才发现,从这里到芦墟,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向一位抱着小孩的戴眼镜中年斯文候车客打听脚下所处的地理位置,他用北方话回答:“这儿属莘塔。”

图片 37

我只好表明自己初来芦墟旅游,是在网络上“发现”了芦墟镇有一幢“镇保”民居“怀德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