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走进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图片 1

图片 2

白哈巴村是一个只有一千多人口的小村庄,主要居住着图瓦人,还有少数哈萨克人。是阿勒泰地区图瓦人最集中的一个村庄,也是保存最完整的图瓦人居住的村落。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通往白哈巴

图片 8

白哈巴村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铁热克提乡境内,位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边境线上,距哈萨克斯坦东锡勒克仅1.5公里,有国防公路相通。

漫步白哈巴

图片 9

2012年去禾木时赶上雨天,道路上确实挺脏。这里的确是比禾木的干净,少有牛、马、羊等牲畜的粪便,它们也可能都被赶去山里觅食了。但坐在山顶远望炊烟袅袅的禾木也的确很美,想必白哈巴晨景也是如此吧。

回家的骆驼

白哈巴最佳景色在九月底十月中,层林尽染,金色一片,也是摄友集聚地。六月下旬,能看到远山的雪,绿树草坪和绽开的小花,空气清新,也一样美丽。

峡谷宽广处,蓝色河水穿梭于河床中,白色心滩之上青草已泛黄,河边成排分布的白桦树干像是一列列牺牲了自我的安全卫士,其白色弥补了绿色丛林的单调。也可能是喜欢白色的缘故,并不排斥它的骨干,反而认为它为这个天然大盆景的整体画面增添了色彩。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瓦人也很会利用自家的资源,以马代步供游客享用,是要收费的哦,骑马浏览景区80元/人。有的是体力不好,有的则是为了感受骑马的乐趣,毕竟多数游客都来自于非牧区,骑马的机会几乎为零。当然,在白哈巴骑马也只是悠闲地慢走,和在草原上驰骋的感觉完全不同。

黄绿相间的树林

图片 12

同样都是年轻人,却有如此之大的反差。对图瓦人村落,心境不同,审美不同,欣赏点自然不同。喜欢钢筋水泥、繁华都市生活的人,怎会欣赏这原始村落的宁静之美?有的人去了一次就不愿再去,可有人去了不想走。当然,没有谁对谁错,喜好不同,认知差异而已。自己觉得好就好。

西北第一哨

白哈巴街上民宿很多,也有邮局,小超市和饭馆。网上介绍有图瓦人家可以参观,聊天,品尝传统食品,唱歌跳舞,但是没有看到。

一开始就提到是一个女孩提醒了我该写白哈巴了。那天在天池,听闻一女孩说“这不如喀纳斯,但比禾木好,啥禾木嘛,破地方,到处脏兮兮的……”当时她的长辈就制止道“每个人的审美不同,别乱说!”我当时就笑了,善意的笑,笑她的率真,摄影师镜头下,晨雾中炊烟缭绕的美丽小村庄在她的眼里竟是这般不堪。

中哈界河

当地除了老年人,都会讲流利的普通话。我们和老妈妈聊天,她知道我们从北京来,非常高兴。她听得懂,讲起来不很顺畅。老人家院里有摩托车。

图片 13

一条小路分开了两边稀疏的小木屋,木屋是用原木而不使用一钉,筑砌而成。早先,图瓦人不会盖木头房子。是八十多年前一批俄罗斯人的到来,使几百年来一直住毡房的图瓦人,住进了尖顶木屋。有了马拉爬犁,开始了养蜂养鹿,开始了犁地种麦子。图片 14

图片 15

现在城市的孩子从小就被各种兴趣班拖累着,少有玩耍的时间,多在父母的庇护下小心地成长着,我想应该是失去了很多的快乐吧。愿所有孩子都不失纯真,开心快乐地成长!

一条小溪从村中潺潺流过,村子周围或黄或绿,或红或褐的冷杉、云杉、白桦树和从尖尖的木屋顶上袅袅升起的炊烟,交织在一起,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变成一幅多彩而充满野性的园田油画。

图片 16

她的话让我想起了在白哈巴村遇到一皮肤白净,很文静、漂亮的内地女孩。当时她是独自一人,我们在问路时聊了几句,她感叹白哈巴村特别美,原始的村落,小木屋都是她首次亲眼目睹,很喜欢,不想走了。

村边的山坡上,那高高的哨塔,就是中国版图上最西北的边防军的第一哨。界碑下美丽的白桦林里,静静流淌的是中哈两国的界河-黑、白巴哈河。

图片 17

图片 18

牧场与牛羊

图片 19

被称为西北第一村和西北第一警卫室所在地的白哈巴村是我们8月北疆之行的第四站。旅行回来后,相继写了可可托海和五彩滩的游记,就偷懒没再继续。上周在天池听闻一女孩的话,提醒了我,该写写白哈巴村了。

图片 20

图片 21

第一个景点是中哈边界大峡谷,有10分钟的浏览和拍照时间。

在通往白哈巴村庄的公路上,山坡上;牧人正赶着牛羊甚至骆驼,陆陆续续,悠悠闲闲地漫步回村。一缕缕扬起的尘埃,在夕阳的映照下,金光灿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