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光遗忘的地方—坦桑尼亚

图片 1

图片 2

这世界上,总有一段故事,让你想起来潸然泪下;而也总有一段风景,美得让你魂牵梦绕、如果说,中国的丽江是一处让时光都可以停留的地方,那么,坦桑尼亚,绝对是一处被时光遗忘的地方。宁静而原始,奢华却低调。记不清是谁向我提起过这个地方,或许是一个朋友,或许是一本时尚杂志,不过,人生的缘分,总是在这不经意间产生,人与人是如此,人与风景也是如此,随意才珍贵,才动人。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长途飞机,让人眩晕,无聊,可是当缓缓降落在乞力马加罗国际机场那一刻,整个机舱的人都在欢呼。我把睡椅调节起来,顺着人们的目光望出去,一片霞光,淡漠,醉红,在紫青的天边摇曳着,而那山峰上的雪,则显得格外的晶莹。这就是非洲最高峰—乞力马加罗雪山,世界上唯一不用任何专业工具可以徒步上去的高峰。或许是在高空上俯视,所以不觉得它有多高,可是在这苍茫的非洲原野上,它显得如此的静默神秘,仿佛一尊威严静冷的佛像,让人伏地膜拜,心中一片澄明。难怪海明威跑到这里来,并写下了著名的小说《乞力马加罗的雪》。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我们在阿鲁沙住的酒店叫做MOUTAIN
VILLAGE,有点中世界城堡的感觉,不过,或许真的是太累了,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位于湖光山色里的独特酒店。早早地洗漱上床,一宿无梦,直到天明。

我喜欢的这样的旅游,可以睡到自然醒,当窗外的阳光隔着窗帘在地板上,投下斑驳的光影时,空气是全是一片岁月静好的味道。此时此刻,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非洲了,一片在过去30年从来未曾想到回到来的地方,而它,却是这样的纯粹,宁静。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我很喜欢早餐的咖啡,浓厚,带有淡淡的热带花香,据说这是桑给巴尔海岛的香料咖啡,做工极其讲究。所以价格自然是不菲。记得在北京的星巴克也喝过坦桑尼亚的咖啡,因为坦桑的阿鲁沙,是星巴克咖啡原料的来源之一。不过那个咖啡,口感更加的浓重,原始,或许很少见到中国人来这个酒店,所以这里的侍者都异常地客气,并主动上来和你打招呼,学习中文。我想,这时的中国,对于他们,就像30年前的中国人面对美国人一样的感觉吧。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昨夜,想是下了一场雨,遥远的梅鲁雪山被一层薄雾萦绕,却依旧可以看见山顶上的皑皑白雪,微风过处,略带丝丝雪气,难怪这里被誉为非洲的瑞士小镇。阿鲁沙是坦桑最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全年的气温都在20-28度左右,因为主要依靠旅游业,所以这里没有重工业的污染,也正式因为如此,优质的土壤,适宜的阳光,加上传统的烘焙手法,才能生产出誉满全球的坦桑尼亚咖啡。

坦桑尼亚人,似乎是天生对于艺术,对于文化有着灵性的种族,在前往恩格罗火山口的路上,你尽可以看见服饰色彩鲜明的坦桑人在路边悠闲的走着。他们或许富有,或许贫穷,可是在服饰色彩的搭配,以及首饰的佩戴上,都极具非洲特色,别具一格。他们运用自然赋予他们的一切礼物,比如树叶,藤蔓以及牛毛,融入自己的想象编织成各式的配饰,向游客兜售,虽然粗糙,可是却尽显一种原生态的美。当日落时分,那身着橙黄玫红的马赛人,缓缓地在金黄的非洲原野里走过,远处是静默的乞力马加罗雪山,这仿佛就是被时光凝固的美丽,比之那红尘蔼蔼的繁华都市,这就是不着任何纤尘的纯净华美。

图片 19

恩戈罗恩戈罗自然保护区是非洲坦桑尼亚国家天然动物园。位于北部东非大裂谷,在马尼亚拉湖、纳特龙湖和埃亚西湖之间,阿鲁沙西128公里。保护区以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为中心,面积约8.1万平方千米。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最高点海拔2135米,直径约18公里,深610米,形状像一个大盆,“盆底”直径约16公里,“盆壁”陡峭,面积达315平方千米,是世界第二大火山口,素有非洲伊甸园之称。导游告诉我们说,这里也曾是发掘出远古时代人头骨化石的奥杜瓦伊峡谷等。火山口周围山势险峻,林木葱茂,水源丰盛,适宜野生动物繁衍栖息。

图片 20

来恩格罗火山口看动物,是需要运气的。而我们的运气超级好,在越野车行至到底部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一只母狮子带领着小狮子捕食一只斑马。据导游说,这样的场景是不多见的。虽然在坦桑的狮子远远多于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可是要亲眼看见狮子表演,那真是需要修来的缘分。

图片 21

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内的动物,从最小的“迪克迪克”羚羊到犀牛、狮子、大象,种类繁多,数量惊人,火山口也因此名扬天下。据说每当春天来临,准备一年一度迁徙的火烈鸟成千累万地云集在火山口的咸湖,宛若一层粉红色薄纱铺撒在湖面上,美丽异常。火山口内的花卉繁复,百合花、菖兰花、矮牵牛、雏菊、羽扁豆、三叶草竞相开放,姹紫嫣红,使火山口景色迷人。我们抵达的时间是3月,正好赶上了火山口里郁郁葱葱的繁华景象。成群的斑马,长颈鹿在你的身边悠缓地走过,对于人类,它们不过视你为他们身边的不起眼的过客,彼此相安无事,闲庭若步。

记得有首诗词这样说到: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事茅屋社林边,听取蛙声一片。或许,那不过是古中国陈旧岁月里的一段迷恋,然而,在坦桑尼亚恩格罗的酒店里,你似乎真的可以实现这样的渴望。恩格罗火山口里的酒店,几乎都是沿着山崖而建,因地制宜,青翠茂盛的藤蔓,染得这些酒店的露台郁郁葱葱的,也掩去了它们奢华昂贵,在低调从容中,流露出决绝与浮世的闲适优雅。在坦桑尼亚,我更喜欢恩格罗火山口多于赛仑盖蒂,虽然那里是一年可以看见动物大迁徙的地方,可是,恩格罗的火山口,却完全让你忘记了岁月,在静好的流光里,不悲不喜,你,不过是自然的一份子,再多的俗世喧哗,来到这里,都可以安静下来。

坐在露台边,你甚至可以伸手摘下繁星一片,而远处,是沉默了百万年的死火山。幽深,静谧。夜里,你或许可以听见狮子或是猛兽的叫声,却也不会扰你清梦。时光在这里,不过是明与暗的交接,而这里的夕阳,穿过醉红的霞光,安静地落在你的水杯里,影影绰绰的,让你在那里一瞬间,仿佛跌入了前世今生的回忆里,而心中,一片澄明,完事皆了然。

我在这里一住就是一周,哪里都没有去,每天都是坐在露台边或是悬空的咖啡吧里,一面看书,一面上网,也不时地欣赏着窗外悠远的风景,看着斑马,长颈鹿,还有象群缓缓地走过,心中快乐无限。这就是坦桑尼亚,一处被时光遗忘的地方。美得让你流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